新闻资讯

河南省固始县卫生系统乱象调查

发布时间:2016/5/4 11:16:09  浏览次数:513  来源:  作者:

 

 来源:中国网

 

河南省固始县卫生系统乱象调查

   一个一百八十多万人口的大县,拥有两千多个诊所,两千六百多名医生,就是这样的一个河南省第一人口大县,在医疗卫生管理方面却是乱象横生,通过仔细调查了解,卫生全系统管理混乱,违法、违规行医、医疗垃圾处理、公共卫生服务费截留、无证违法行医、“挂羊头卖狗肉”开诊所等等,五花八门,遍地开花。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混乱的卫生系统,卫计委的领导堂而皇之地鼓吹管理规范,依法治理。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管理规范”医疗卫生系统里,本报记者多次接到当地群众投诉,2016年2月26日,记者前往固始县对该县的医疗卫生环境展开仔细的调查了解,结果正如群众所诉,管理混乱、违法违规行为全省罕见,令人震惊。

一乱:无证行医随处见

 2月26日上午9时许,记者来到固始县城区,在各个街道发现无门牌的诊所到处都有,并且生意都十分红火。记者在红苏路一家诊所,以患者的身份进去找医生看感冒进行攀谈,当问到怎么不挂牌子时,王威(化名)告诉我们他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

记者:“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怎么敢开诊所?”

王威:“我们固始县像我这样的私人诊所到处都是,基本上都没有证,最多是一个乡村医生证。”

记者:“你没有证卫计委职能部门不来查封你吗?”

王威:“我们每年都交有一笔费用,平时只要你和片区的卫生监督所领导搞好关系,他们来检查时会事先告知你,让你关一天门,即使来了也是走个形式,不可能查封诊所,查封了他们就没有收入了。”

记者在随后几天全县多个乡镇走访中发现,乡镇也是一样,没有证照的诊所随处都有,也正如王威(化名)所诉,每年卫生监督所去收钱(从没有开过票),交过钱后开诊所安然无恙。

二乱:公共卫生服务费截留不结算

27日,记者在固始县多个乡镇村级卫生室走访了解发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据丰港乡村医刘建(化名)告诉记者:“他们村三千多口人,在册登记的有两千三百人,每年卫计委(原卫生局)拨下来的公共卫生服务费一万多块钱,近两年还算多的,前些年还没有这么多,甚至只有几千块钱。听说每年上面按照人均三十五元拨的钱,如果按照这个数我们村应该得到八万多元,可是我们就见到了最高的去年一万多元钱,剩下的那么多钱也不知去哪了,所有的乡村医生没有人敢过问。”

最后记者在固始县的马罡乡、胡族铺镇、杨集乡、往流镇、段集镇、郭陆滩镇、南大桥乡、泉河镇、陈集镇、观堂乡、等乡镇调查了解,结果和丰港乡村医刘健(化名)所诉几乎一样,个个村卫生室的公共卫生服务费均被截留挪用,并且把全县人数每年加起来计算,全县截留、挪用款数字特别巨大,触目尽心,这些钱到底哪里去了,只有主管部门的卫计委知道。

三乱:有证“非法行医”无证“交钱行医”

记者在固始县城区和上诉乡镇调查发现,众多乡村医生和城区医生没有合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资格证,他们一部分人员有县卫生局发的乡村医生证,一部分连乡村医生证也没有。记者在固始汪棚乡某村见到了村卫生室主任范浩(化名),向他了解他的行医证问题。“我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就一个乡村医生证现在还被扣在卫计委那里不给我,扣证的目的是每年得给上面交钱,不交钱就扣上一顶无证行医的冒子好罚款,像我这样证被扣在卫生局的还有不少乡村医生。去年有人告状说有证难行医,无证随便行医,最后卫计委把全县一百好几十非法行医的人都起诉到了法院,处理每个人到县公安局交了2—3万元罚款(无票据)了事,都搞了个取保候审罪名。但是,现在非法行医任然遍地都是,全部照样看病行医。”范浩无奈地告诉记者。

记者来到固始县段集镇街道,通过群众介绍,来到一个叫胡光新医师家了解情况,接待我们的是其妻子蒋女士,当我们说明来意,向他了解他家非法行医的处罚情况时,她放声大哭,立即拿出胡光新的执业医师资格证、执业注册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卫校毕业证等有效证件。当我们问她为什么哭时。 “俺家胡光新春节期间被公安机关拘留了,现在关押在固始县看守所里,罪名是“非法行医罪”,我们全家都不明白,我家所有证件齐全,并且年年审验,唯独一个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卫计委人为地不给审验,原因是(因为办街道卫生室,得罪了卫计委一个领导亲戚,领导亲戚和我家是同行,他们没证想和我们一起行医,我们没同意)我家胡医师年年报到卫计委的审验材料均不给审批,直接导致我们有证“非法行医”,去年全县没有证件的行医人员一百多人,一个也没有关押,唯有胡医师证件齐全被关押,在如今法制社会里,这简直是颠倒黑白、好坏不分。胡光新在关押期间,卫计委好几次派人到我家里来进行威胁,不让我到上面告状,卫生监督所的人直接告诉我,如果告状你家胡光新就别想出来了,我和孩子天天在恐慌中过日子。我们有冤屈不让申,有话不让说,这还让我们娘们活吗,这是明显欺负我们啊!但是我还是相信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法制社会,我会等到雪白的那天,”蒋女士哭着说。

四乱:医疗垃圾变卖、个人焚烧无监管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未按照条例的规定履行监督检查职责,发现医疗卫生机构和医疗废物集中处置单位的违法行为不及时处理,发生或者可能发生传染病传播或者环境污染事故时未及时采取减少危害措施,以及有其他玩忽职守、失职、渎职行为的,由本级人民政府或者上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造成传染病传播或者环境污染事故的,对主要负责人、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然而在固始县三十三个乡镇,记者调查发现,所有的诊所、村级卫生室,医疗垃圾均没有专人管理和回收,收购医疗垃圾的商贩大有人在。记者来到胡族铺镇一村级卫生室,询问医疗垃圾处理情况。村室主任张大鹏(化名)告诉记者:“我们全县没有设置专门负责管理医疗垃圾的机构,也没听说过,我们平时的医疗垃圾塑料类的都卖了,玻璃类的大瓶子、针管,大瓶铝盖子也都卖了,小瓶子我们有个自己建的炉灶焚烧了。”在走访多家卫生室后,得到的医疗垃圾处理结果都是一样的。

五乱:“挂羊头卖狗肉”诊所

记者在固始县城区调查发现,有些诊所里面的医师根本不是墙上挂牌子的执业医师,问其原因,才恍然大悟。

记者来到位于城区中心的一家挂牌子从外表看是正规的医疗诊所,记者以感冒看病的患者方式,询问让墙上挂牌的执业医师看病,现场坐诊医生马强(化名)告诉记者,墙上的医生出差了,他不坐诊。

记者:“执业医师怎么不坐诊呢?你是不是执业医师?”

马强:“我不是执业医师,但是我会看病,我要是有证医师,也不会把别人的相片挂到我的诊所里了。”

记者:“那你这里病人如果要让你墙上挂牌子的医师看病你怎么办?”

马强:“我干的很久了,这里的人都认识我,患者根本不认识墙上的执业医师。”

记者:“卫计委如果查到你的诊所是用别人顶替的执业医师怎么办?”

马强:“为了合法行医,这都是卫计委的领导帮忙协调,借助别人的证办理的“合法”医疗机构。像我这样的诊所固始县多得是没啥大惊小怪的。”

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古代江湖游医,“挂羊头卖狗肉”的“合法”医疗机构。                           

调查结束后,我们来到了固始县卫计委,接待记者的是卫计委卫生监督所所长胡某,记者说明来意后,胡所长拍着胸脯说:“我是一名党员干部,用党性原则担保,实事求是,不说瞎话。”

当记者问道固始县的非法行医的情况时,胡所长告诉记者:固始县的非法行医已经处理了,去年打击了一批,一共是128人,全部移交到了司法机关,现在由司法机关处理,卫生系统把他们全部取缔了。

记者:“请问胡所长,固始县的医疗垃圾是怎么处理的?”

胡所长:“固始县的医疗垃圾是按照国家要求,由有正规资质的医疗垃圾回收单位(地级市)信阳市的中环公司,两天一次到固始县来回收,统一销毁。”

记者:“公共卫生服务费被截留、挪用卫计委是怎么安排的?”

胡所长:“这个事是其他部门管的,我不了解情况。”

记者:“非法行医人员目前有现在被关押处理的吗?”

胡所长:“有,段集镇街道红路灯口的刘某(女)现在被处理,诊所也被依法取缔。”

记者:“我们了解去年卫计委处罚了一百多名行医人员,每人到公安局交2—3万元不等的保证金不开票你知道吗?这么大的一笔钱不开票,保证金还能退吗?连票据都没有退给谁呢?这样合适吗?”

胡所长:“这都是公安局的事,我们管不了。”

采访结束后,为了还原真相,记者直接告诉胡所长,你在撒谎。

1.固始县所有非法行医人员都在开门看病,无人监管。

2.固始县乡村卫生室的医疗垃圾,信阳市中环公司从来没有去回收过,都是医生个人处理的。

3. 段集镇红路灯口非法开诊所的刘某根本没有被打击处理,任然在开门接诊,屋里面还有打吊水的,(当时现场有另外记者在监督)然而胡所长听说现场有记者,立即通风报信,让卫生监督所管南片的片长徐某通知刘某赶快关门,刘某接到电话后,边接电话边关门,这慌张的一幕,被现场的记者拍个正着。

4. 真正有资格行医的段集镇街道胡光新,卫计委以“非法行医罪”将他起诉关押,铁的事实面前胡所长却闭口不提,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固始县卫生系统的管理混乱、令人发指,面对卫生监督所胡所长,他代表的县卫计委,口出一派谎言,他究竟在担心什么?他又在焦虑什么?他又在牵挂着谁的利益?面对诸多疑问,记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对于固始县卫生系统的诸多问题,本报将继续关注报道。

联系:18603833309  立新